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[登录] [免费注册]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所有分类

所有分类

© 2005-2019 我像平时那样匆匆忙忙开车回去心在自由的飞翔。由于修路要绕道而行,但回家的路即使再远也不是距离。风吹杨柳舞絮轻,唤起愁肠千百萦。小巷依然还是那个小巷,院落依然还是那个院落,大门也依然还是那扇大门。院子里的水泥地面虽有点破旧但还很整洁,柿子树长出了绿枝青叶,梧桐花依旧开的很盛,甜甜的香气微醺了麻雀和燕子,只是没有了父亲和母亲。当初母亲走了以后,我心里还存有念想,因为毕竟父亲还在。而今父亲也走了,院子空了,大门关了我忽然很想流泪父亲曾有两年不能行走,但即使不能走动了,他还能坐在堂屋的沙发上看报纸或看电视,再后来即使他患了老年痴呆,我还能和他说说话,而今走进堂屋,各种摆设依旧,那些物件还像老人家在世的时候一样,虽经岁月的淘洗,但颜色未改。唯一的变化就是原来桌子上摆放着一幅遗像,现在变成了两幅。母亲在慈祥的笑着,父亲则一脸的沉重。往事浮上心头。原来这里有百年老屋,青砖黑瓦屋顶的石兽栩栩如生,瓦楞上的苔藓发着黑青的光泽。老屋翻盖了一次,修补了多次但依然漏雨风雕雨蚀,谁也阻止不了它迈向危房的步伐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